中少在线 虫虫阅读 中少总社微博
 

首页 < 出版前沿


孙柱:中少“守正出新”

QQ截图20190724102729.png

  知天命之年,孙柱也迎来了自己的人生新跑道。

  2002年,在内蒙古自治区团委副书记的任上,孙柱调入团中央,奉调入京后,历任中国少先队事业发展中心、中国青少年发展服务中心、团中央实业发展中心主任,用孙柱的话来说就是,“没有离开过团的工作”。2018年,他来到中少总社党委书记、社长的岗位上。

  尽管对青少年工作和实业运作有着丰富的经验,但孙柱坦承,进入出版行业后,“感觉跨度不小”。因为,于他而言,这条崭新的跑道,意味着既跨了行业也跨了体制。之前,孙柱的工作基本是围绕青少年服务、活动等而展开,再就是国有资产经营管理,而现在的编辑出版方面的工作内容和之前可以说是迥然之别;再就是,此前孙柱工作过的单位都是行政和事业单位,而中少总社经转制后完全是企业经营管理体制,体制发生了变化。

  长期做团的工作,也给孙柱的性格和气质烙下了深刻的印记。激荡着青春与理想主义的工作,植根于青年群体对精神出路的集体追寻。

  带着团的工作气息,孙柱来到了少儿出版。尽管工作的载体变化了——新闻出版业,要靠内容产品,对青少年产生潜移默化的引领作用。然而,两种工作殊途同归,出版,成为孙柱的新事业。

  中少总社,一直是中国少儿出版的引领者。孙柱的前任,李学谦社长,既是专业少儿出版的领头人,也是行业的思想家,在每个关键阶段以重要思想和言论助推中国少儿出版发展与攀升。在对孙柱的访谈中,他表达了对前任的赞赏。“新官上任不烧火”,显然,中少这艘少儿出版巨舰,将沿着既有航线继续在深海劈波斩浪,奋勇向前。

  当然,在中国少儿出版步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时,孙柱以“事业人”的身份来到中国少儿出版。丰富的工作经历和敏锐的政治觉悟,包括他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和理想主义色彩,期待他给中国少儿出版带来新的发展动力。

  少儿出版的三个维度

  在孙柱的记忆里,能印成铅字公开出版的报纸或者是书籍,一直是神秘和崇高的。现在直接从事出版工作,他谦虚地说:“到中少总社来,确实感觉到心怀惴惴。”在他看来,少儿出版工作的价值意义,可从三个维度来评价。

  首先是社会价值。少儿出版的服务对象是少年儿童,只有出版具有鲜明的正确导向,满足少年儿童分层、分级、分阶全方位阅读的产品,才能有效引导少年儿童打好精神底色,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

  其次是质量效益。孙柱的感受是,目前少儿出版的主要矛盾,是读者日益增长的优质内容需求和内容提供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内容建设应该是出版社当之无愧的主业之基,也是少儿出版高质量发展的基础和前提。“如何实现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转变,在这个过程中,我想创意驱动不失为一条很好的路径。创意驱动、选题策划、内容生产、营销模式的变革,让优秀的人才能够参与到少儿出版当中来,才能形成永不枯竭的一种动力。”孙柱决心在体制机制上做文章,留住优秀人才。

  第三是品牌效应。孙柱以“革命性的变化”来称呼现在的少儿出版市场,而内容和服务始终相伴相生。孙柱表示,阅读服务、数字出版将继续作为中少总社发展的新动力。“要利用好已有的资源和跨界资源,给读者带来多种多样的阅读体验。”

  孙柱表示,从他接触到的各方面信息来看,为不同年龄的孩子提供相应的综合的阅读指导,即和幼儿教育结合的专业的阅读服务,是可以实现其价值的。绘本馆越开越多,正是说明了这一点。

  现在,未来网已经并入到中少总社了,但孙柱还是保持了他谦虚谨慎的风格:“我们现在是有一定规划,但步伐不是很快,还是限于初期阶段。下一步,我们会在融合这方面拿具体方案。”

  摸底中少

  来到中少总社,半年的时间内,孙柱对中少总社进行了深入调研,找寻其竞争优势和发展瓶颈,以便更好谋划未来的发展之路。

  半年后的今天,孙柱心中有了自己的答案。中少总社的比较优势非常明显,它是团中央直属的唯一一家国家级的少儿出版社,历史悠久,根基深厚,传统优良。首先,就其产品来说,中少产品线比较完备,覆盖0到18周岁,即少年儿童的全年龄段;产品形式多样,包括书报刊,再加上现在又有网,更包括数字出版物、视频产品、教育培训、阅读服务等。此外,中少总社一直坚持内容为王,原创能力突出,重视作家团队的发掘和维护,重视编辑人才的培养和职业发展。发行方面,中少总社一直坚持渠道创新,渠道下沉,开辟空白点,在不断开发新渠道的同时,也充分考虑政府采购、企业公益捐赠等。

  在媒体融合发展这方面,2018年,中少总社完成了少儿移动应用平台及资源建设,还有就是数字内容应用平台、新媒体融合发展平台。少儿移动应用平台的打造,既是上级部门交给的任务,但在孙柱看来,也是中少总社融合发展的抓手之一,可以对接全国所有的团组织,中小学的少先队组织。平台目前刚刚开始搭建建设,下一步将填充资源库、资源包,包括课程体系等。

  尤其渠道下沉方面,中少目前的规划是,想通过系统,比如团队组织,把渠道建立起来。“中国少年报、儿童报属于队报队刊,需要扩大其县区域级的覆盖面,力争全覆盖。我们跟全国少工委的有关领导也进行沟通,看下一步怎么样能够打通区县的发行渠道。”

  中少社是国家级的专业少儿出版社,是中国少年儿童报刊工作协会会长单位,也是中国出版协会少儿读物工作委员会的主任单位。然而这一连串的光环,孙柱将其看成沉甸甸的责任,“期望我们能够承担起引领行业共识,推动行业健康发展的责任”。

  中少的目标

  在孙柱看来,具有文化价值的内容将成为少儿出版生产传播的大趋势,内容的解决方案的提供也将成为少儿出版业发展的一个重要途径。

  在阅读服务这一块,中少的知心姐姐教育服务中心,包括大世界阅读体验中心,联合有关方面推出了一些活动,效益有一定显现,但并不明显。

  但出于对中小学阅读服务的事业角度考虑,社会效益还是很明显的。

  “现在教育部门在阅读方面是有专项经费,都是国拨的,实际上我们做的是政府采购,跟教育部门来签协议,也等于承担政府的项目,我们从中获取一定的收益。但关键看政策是否持续。”

  2019年,就出版工作而言,孙柱判断,少儿读物仍然有相当大的市场空间。首先,中少将继续做好儿童文学、人文知识、科普、动漫、图画书等类别的原创出版;同时,抓住今年五四运动100周年、建国70周年、少先队建立70周年的契机,继续把已经形成的“主题出版找中少”这样一个良好口碑巩固和加强;在做好少儿专业出版的同时,搭建少先队活动的资源平台,“这是今年我们重点工作的一个方面”。今年年初,全国最大的未成年人专属网站——未来网,并入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显然,未来网庞大的用户群和较强的新媒体应用经验,将助力中少总社的媒体发展之途。

  总而言之,从孙柱对中少总社的体认而言,还是要坚持贯彻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样一个工作思路,根据自身专业定位和资源优势,走专、精、特、新发展道路,重点加强内容建设,突出质量本位,提质增效,才能够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生相融。

  这几年来,中少的主题出版表现亮眼,《伟大也要有人懂》这个系列,如《一起来读毛泽东》《少年读马克思》《小目标大目标中国共产党一路走来》,包括《习近平讲故事》少年版,实现了双效的丰收。《习近平讲故事》少年版去年发行将近70万册,也漂洋过海,翻译成了多种语言。

  渠道与融合

  对出版行业的发展趋势,孙柱的观察是,线上渠道仍然是销售的主力,尤其是在低幼图书和儿童文学产品这方面,线上占比最大的仍然是天猫渠道,其次就是当当和京东。对于中少而言,京东销售增长比较快。当然,低价促销成为了网络销售的常态,然而,光靠打折已经难以复制往年大促的辉煌业绩了。就在今年,亚马逊退出纸质图书的竞争,这种以伤害行业生态为代价而实现的所谓发展,不会持久。

  反观线下渠道,地面店仍然面临较大的销售压力。无论是传统的新华书店,还是民营的批发渠道,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当然,现在有政府投入这方面的重视和支持,给线下书店带来了一丝活力。优美的阅读环境,久违的纸质触感和墨香,也替代价格,成为吸引年轻人的一个重要元素。这种依靠阅读体验吸引读者的书店模式也正在从一线城市不断地向下蔓延。“包括曹文轩、杨红樱,还有几位作家,都以个人的名义来办实体店,对于实体渠道也是起了拓宽或者是加强的作用。”

  在孙柱看来,对接新媒体渠道,选题和产品至关重要。前几年,自媒体一些大号,动辄就是秒售上万套,现在看来越来越难实现了。因为产品门槛大幅度提升,自媒体不仅要在内容上严格把控,还需要有限价期作为后盾。“面对各大电商平台的价格战和折扣战,出版社多方协调平衡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总而言之,针对社群渠道,中少采取的办法就是根据渠道特点来进行产品定制,实施独家政策。但是还没有形成系统和规模,主要是因为相关选题不太能够满足渠道的需求。然而,要实现增长,还是需要聚焦线上渠道。

  图书作为文化产业的上游,可以作为影视、动漫、游戏、玩偶等各产业链的内容源泉。孙柱的观察是,“围绕图书进行IP打造,已逐渐成为趋势。”比如中少总社的“红袋鼠”的形象来源于幼儿画报。早在2016年,中少总社就利用红袋鼠这个形象开发MPR智能点读笔了,而红袋鼠智能伴读机器人也将进入量产阶段。同时,红袋鼠智能点读笔功能进一步丰富,不仅有AI语音助手,更有学前学习评价系统,同时免去了传统点读笔下载拷贝的烦恼,因为它是无线连接。在内容链接方面,红袋鼠点读笔不仅支持中少总社的幼儿画报、婴儿画报、嘟嘟熊画报,还可以支持中少总社阳光绘本馆、九神鹿绘本馆等的优质绘本内容。

  还有就是米莉茉莉,那是一个在世界上都有口碑的知名儿童品牌,相关图书产品有60多种,已经被授权到世界11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被翻译成34种语言。去年,中少总社成功地参股人民天舟对新西兰米莉茉莉少儿出版集团的股权收购,收购以后,中少总社加入了中国女孩丽丽的形象,创立了全新的童书品牌——“米莉茉莉和丽丽”,开发全新的故事。同时写入中少计划书的,就是整合原有的故事内容,以故事书、游戏书、数字产品以及周边衍生产品的多种形态来呈现。

  显然,融合发展,不需要敲锣打鼓,也并不是天翻地覆的变化,而是出版人基于自己内容优势的“小步快跑”。

  来源:《 中华读书报 》( 2019年05月08日   10 版)  记者:陈香

万人炸金花下载真人版